萬(wàn)山,在襄陽(yáng)古城西約5公里處,古名“漢皋山”,又名“方山”。漢皋,即水邊的高地,萬(wàn)山正是緊靠漢水的一座秀麗小山。唐代時(shí),《襄沔記》又把峴首山、紫蓋山、萬(wàn)山三座山峰稱(chēng)為“三峴”,萬(wàn)山因處在漢水上流附近,又得“上峴”美名。萬(wàn)山是漢水流域的一座名山,襄陽(yáng)古城與之相依,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。

解佩傳奇

萬(wàn)山是一座充滿(mǎn)浪漫主義色彩的神話(huà)名山。

漢代劉向《列仙傳》記載了《江妃二女》的故事,說(shuō)鄭交甫在漢水之濱游玩,遇見(jiàn)兩個(gè)美麗的女子,傾心愛(ài)慕,并請求二女解下佩珠送給他:

江妃二女者,不知何所人也。出游于江漢之湄,逢鄭交甫。見(jiàn)而悅之,不知其神人也。謂其仆曰:“我欲下,請其佩。”仆曰:“此間之人,皆習于辭,不得,恐罹悔焉。”交甫不聽(tīng),遂下,與之言曰:“二女勞矣。”二女曰:“客子有勞,妾何勞之有?”交甫曰:“橘是柚也,我盛之以笥,令附漢水,將流而下,我遵其旁,采其芝而茹之。以知吾為不遜也,愿請子之佩。”二女曰:“橘是柚也,我盛之以莒,令附漢水,將流而下,我遵其旁,采其芝而茹之。”遂解佩與交甫。交甫悅,受而懷之,中當心。趨去數十步,視佩,空懷無(wú)佩。顧二女,忽然不見(jiàn)?!对?shī)》曰:“漢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”此之謂也。

這個(gè)故事最早的源頭來(lái)自《韓詩(shī)外傳》:

鄭交甫將南適楚,遵彼漢皋臺下,乃遇二女,佩兩珠,大如荊雞之卵。

《韓詩(shī)外傳》是漢代人對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的解讀,這樣,就明確了《詩(shī)經(jīng)·漢廣》與萬(wàn)山的直接關(guān)系,詩(shī)中所出現的“游女”即為漢水女神,而把鄭交甫遇見(jiàn)漢江女神的地點(diǎn),定在“漢皋”,即萬(wàn)山。后人遂將萬(wàn)山北面漢江中的洲島稱(chēng)為“解佩渚”,將江邊灘涂稱(chēng)為“弄珠灘”。

借由這個(gè)故事,襄陽(yáng)發(fā)展出另一個(gè)更具浪漫色彩的節日——穿天節,每年正月二十一,青年男女相約萬(wàn)山、大堤,在漢水上劃船,在弄珠灘尋找穿天石,游賞山水,被稱(chēng)為“襄陽(yáng)情人節”。一個(gè)傳奇的故事,寄托著(zhù)千百年來(lái)襄陽(yáng)人對美好生活的熱愛(ài)。

襄陽(yáng)界山

萬(wàn)山是襄陽(yáng)歷史上行政區劃的重要分界線(xiàn),唐代李吉甫所撰《元和郡縣志》記載:“萬(wàn)山……與南陽(yáng)郡鄧縣分界處,古諺曰:‘襄陽(yáng)無(wú)西’,言其界促近。”《山堂肆考》記載:“(萬(wàn)山)在襄陽(yáng)府十里,與南陽(yáng)郡鄧縣分界。”一是南郡與南陽(yáng)郡的分界,二是原襄陽(yáng)縣與原鄧縣的分界。習鑿齒《漢晉春秋》記:“亮家于南陽(yáng)之鄧縣,在襄陽(yáng)城西二十里,號曰隆中。”亦可旁證。

王粲故居

萬(wàn)山傳為建安文學(xué)名家中成就最高的“七子冠冕”王粲的住居地,其所用水井唐代猶存,稱(chēng)作“王粲井”。

對于這一處歷史遺跡,歷代官府都非常重視。唐代上元三年(676),山南東道節度使來(lái)瑱為了保存前賢勝跡,將王粲井上的石井欄搬移到襄陽(yáng)刺史官署內保存,并囑參謀舍人甄濟撰寫(xiě)《魏侍中王粲石井欄記》。宋代,兩位鎮守襄陽(yáng)的戎帥郭杲、李弈又將之珍重地藏于官舍,后者更是將之置于座位之旁。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任襄陽(yáng)知府時(shí)看到《魏侍中王粲石井欄記》,非常欣喜,還特別欣賞書(shū)寫(xiě)者彭朝儀的書(shū)法,認為“其文得之為可喜,而朝議書(shū)尤善,皆可愛(ài)者也”。

沉碑史話(huà)

萬(wàn)山北麓漢水邊有萬(wàn)山潭,又名沉碑潭,因西晉名將杜預而著(zhù)名。

西晉咸寧年間,杜預在征南大將軍、都督荊州諸軍事羊祜的推薦下鎮守襄陽(yáng),在接下來(lái)的平吳之戰中立下大功,為紀此功勛,特樹(shù)碑立傳。

《晉書(shū)·杜預傳》記載:“預好為后世名,常言‘高岸為谷,深谷為陵’??潭癁楸?,紀其勛績(jì),一沉萬(wàn)山之下,一立峴山之上,曰‘焉知此后不為陵谷乎’。”

唐代鮑溶《襄陽(yáng)懷古》詩(shī)詠?lái)灤耸拢?/p>

襄陽(yáng)太守沉碑意,

身后身前幾年事。

湘江千歲未為陵,

水底魚(yú)龍應識字。

此外,宋代歐陽(yáng)修也有“可笑沉碑憂(yōu)岸谷,誰(shuí)能把酒對江山”的詩(shī)句。

沉碑一事,寄托著(zhù)中國士人心懷天下、建功立業(yè)的傳統價(jià)值取向。

龍堤之首

萬(wàn)山是襄陽(yáng)漢江大堤老龍堤的起點(diǎn),民間一向有老龍堤是老龍所化,萬(wàn)山是龍頭的傳說(shuō)。萬(wàn)山上有寺廟,始建于東晉時(shí)期,古名荊湘寺,后稱(chēng)幽蘭寺、須彌寺,隨著(zhù)老龍堤的修建,又更名為保堤寺,至今修建寺廟的殘碑猶存,是襄陽(yáng)人民與漢水水患斗爭的見(jiàn)證。

萬(wàn)山也是軍事要地。萬(wàn)山由于處于城西南諸山的起點(diǎn),又面臨漢水,所以在軍事上起著(zhù)極大的作用,襄陽(yáng)城池堅固,搶灘萬(wàn)山進(jìn)而突破城防,是襄陽(yáng)歷代戰爭中經(jīng)常采取的方法。南朝時(shí),宋名將柳世隆在萬(wàn)山迎擊叛軍,可惜失敗,只能選擇退兵。元代,在長(cháng)達六年的襄陽(yáng)保衛戰中,元朝統治者聽(tīng)取降將劉整的策略,在襄陽(yáng)城外構筑城堡,萬(wàn)山堡就是其中之一,接著(zhù)又筑“一字城”長(cháng)圍圍困襄陽(yáng),“起萬(wàn)山,包百丈、楚山,盡鹿門(mén),以絕之”,萬(wàn)山居于長(cháng)圍之首,足見(jiàn)萬(wàn)山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

文學(xué)淵藪

建安十三年九月,曹操逼降劉表之子劉琮,得到荊襄大片土地,志得意滿(mǎn),遂在漢水邊召集當世名士,建安七子之首的王粲,以及曹操幕下其他文人楊修、徐干、阮瑀、陳琳、應旸等,以漢水女神為題,寫(xiě)下六篇《神女賦》,成為一時(shí)盛事?!渡衽x》由宋玉發(fā)端,本為楚辭舊題,本次又因漢江女神再成漢賦名篇。

萬(wàn)山因其豐富的人文歷史,后世逐漸形成一個(gè)文學(xué)典故,除《詩(shī)經(jīng)·漢廣》外,以漢水女神為典故的文學(xué)作品非常多,一般稱(chēng)之為“漢皋解佩”“神女解佩”“游女弄珠”等。

東漢張衡《南都賦》“游女弄珠于漢皋之曲”直接使用這個(gè)典故。

晉代,“竹林七賢”中文名最盛的阮籍在《詠懷》詩(shī)中寫(xiě)道:

二妃游江濱,

逍遙順風(fēng)翔。

交甫懷環(huán)佩,

婉孌有芬芳。

唐代,孟浩然“游女昔解佩,傳聞?dòng)诖松?rdquo;,李白“弄珠見(jiàn)游女,醉酒懷山公”,張九齡“漢水訪(fǎng)游女,解佩欲與誰(shuí)”,白居易“心搖漢皋佩,淚墮峴亭碑”等詩(shī)句,數不勝數。

歷代詩(shī)詞歌賦,對萬(wàn)山吟誦不絕。

列入“十景”

明代,在文人推動(dòng)下,襄陽(yáng)地方美景逐漸成熟,正德年間列“襄陽(yáng)十景”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十景”),萬(wàn)歷年間則擴大為“襄陽(yáng)十二景”,分別為:峴山疊翠、漢江鴨綠、龍洞云深、檀溪清淺、銅鞮夜月、鐵佛晨鐘、萬(wàn)山夕照、文選古臺、隆中草廬、高陽(yáng)池館、鹿門(mén)高隱、墮淚晉碑,不管是“十景”還是“十二景”,萬(wàn)山夕照都名列其中,成為襄陽(yáng)美景的代表。晚清時(shí),光緒《襄陽(yáng)府志》總纂王萬(wàn)芳在其名篇《襄陽(yáng)好》中寫(xiě)道:“襄陽(yáng)好,最好萬(wàn)山頭。月下佩環(huán)聲漸遠,潭中碑影字還留,風(fēng)色一天秋。”

萬(wàn)山兼具自然之秀與人文之美,是襄陽(yáng)的天賜福山。萬(wàn)山所蘊含的巨大價(jià)值,正等待人們深入發(fā)掘。

標簽: 襄陽(yáng)古城 神話(huà)名山 韓詩(shī)外傳 建安文學(xué)名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