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(kāi)學(xué)不久,一個(gè)“特別”的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,他叫翔子,身材高大。初次見(jiàn)到他時(shí),他身穿紅色短袖,胳膊上套著(zhù)防曬袖,但只遮擋著(zhù)上半臂。我認為中學(xué)生這樣穿不太雅觀(guān),于是幾次提醒他脫掉防曬袖,沒(méi)想到他對我愛(ài)搭不理,于是我默默把他歸為“油鹽不進(jìn)”這類(lèi)學(xué)生,開(kāi)始悄悄關(guān)注他。

跑操時(shí),每個(gè)班都需要選拔一名旗手,在隊伍前面領(lǐng)跑。我第一個(gè)就想到了他。我想,這是一個(gè)很好的鼓勵教育他的機會(huì ),說(shuō)不定能讓這孩子有所改變。

我找到他,把班旗交給他,他愣住了。我鼓勵他,說(shuō):“翔子,咱們班的班旗交給你了,從今天起,你是我們班的旗手。我相信你可以的,你能行!”我正竊喜,心想一般的同學(xué)聽(tīng)了老師鼓勵的話(huà),一定會(huì )受到鼓舞。

不料,他一臉疑惑,說(shuō):“我?你確定能行?我肯定不行!”接著(zhù),他把班旗還給了我。

“難道開(kāi)學(xué)就能當旗手,不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嗎?能得到老師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嗎?”想到這些,我決定再試試。

操場(chǎng)上,我當著(zhù)全體同學(xué)的面,又把班旗交給了他。他極不情愿地單手接住了。那天,同學(xué)們在他的帶領(lǐng)下跑得很整齊,但跑了三四圈后,翔子的速度就慢下來(lái)了……

周末,翔子的家人發(fā)給我一條微信:“老師,孩子之前因為電燈泡爆炸引燃了蚊帳,身上大面積燒傷,休學(xué)了一年進(jìn)行治療,還做了2次植皮手術(shù),他脾氣不好,自尊心強,不讓老師特別照顧他。這周回來(lái),我看到他腳底都是血,能不能申請讓孩子不參加體育鍛煉。”

翔子總說(shuō)怕熱,胳膊上總是套著(zhù)防曬袖,還有他堅持要睡上鋪,他寢室里的棉簽……一切都有答案了。

已經(jīng)一個(gè)星期了,他帶著(zhù)同學(xué)們跑操,忍受了多少疼痛啊……想到這里,我無(wú)地自容。

第二天跑操前,我拿回了他手里的班旗,說(shuō):“翔子,你的事我知道了,我向你道歉。從今天起,你好好休息,不用跑操了。”

他兩眼通紅,從我手中奪過(guò)班旗,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老師,我覺(jué)得我能行!”哨聲響起,他快速跑回方陣,高舉班旗,昂首挺胸,帶著(zhù)同學(xué)跑了起來(lái),再次經(jīng)過(guò)我身旁時(shí),他大聲說(shuō)道:“相信我,我能行!”

之后的學(xué)習生活中,翔子像變了一個(gè)人。他努力把字寫(xiě)好,努力聽(tīng)講。競選學(xué)生會(huì )主席,他也勇敢去參加。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(fā)展……

我想起教育學(xué)家周弘先生的話(huà):“每一個(gè)孩子,都有自己的獨立人格。我們要懂得尊重,懂得耐心和寬容,懂得友情提醒。”

在這件事中,因為不了解事情的來(lái)龍去脈,我歪打正著(zhù),讓學(xué)生封閉的內心起了變化,激發(fā)了孩子不服輸、向上的力量,但這只是教育中的個(gè)例。作為有多年班主任經(jīng)驗的我還是要好好反思,在以后的工作中,要因人制宜,多觀(guān)察,多思考,具體問(wèn)題具體分析。

好的教育,就是用正確的方式打開(kāi)孩子的心靈,讓每個(gè)孩子都能閃閃發(fā)光。

標簽: 選拔旗手 體育鍛煉 帶著(zhù)同學(xué)們跑操 電燈泡爆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