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日報記者 謝凱

量變在時(shí)間的積累中終會(huì )產(chǎn)生質(zhì)變。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五指山市萬(wàn)泉蘭花基地十余年來(lái)堅持培育熱帶蘭花種質(zhì)資源,從年產(chǎn)熱帶蘭花3000株到年產(chǎn)50萬(wàn)株,這樣的質(zhì)變,創(chuàng )造了當地綠色發(fā)展的新實(shí)踐。

“最開(kāi)始,我們基地之前是生產(chǎn)非洲菊的,后來(lái)因鮮切花的發(fā)展,非洲菊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跌入谷底,公司困難到只能勉強支付每次采摘的人工費用。”五指山市萬(wàn)泉蘭花園藝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謝光明深刻回憶。

謝光明從海南大學(xué)的園藝專(zhuān)業(yè)畢業(yè),于花卉產(chǎn)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他不是外行者。

早年間,他在廣東的臺資企業(yè)從事花卉種植工作。后來(lái),憑借專(zhuān)業(yè)眼光,看中了五指山地區的氣候和種植優(yōu)勢,2010年,他攜帶著(zhù)跟他是大學(xué)同學(xué)的妻子李秀梅來(lái)到五指山發(fā)展花卉種植。

國家公園內,氣候濕潤,冬暖夏涼,空氣質(zhì)量好,五指山晝夜溫差亦大,這是一片再好不過(guò)的種植基地了。

謝光明夫婦倆很有信心,最先試驗種植非洲菊和部分蝴蝶蘭的年宵花,蝴蝶蘭年產(chǎn)量在3000株左右。

“我們忽略了一點(diǎn),原先這片土地種有作物,土質(zhì)退化非常嚴重,加上云南切花產(chǎn)業(yè)等市場(chǎng)變化,非洲菊從2元一支的切花降到2毛一支,不賺錢(qián)還一直虧著(zhù)錢(qián)。”謝光明面臨創(chuàng )業(yè)路上的最大陣痛。

背靠熱帶雨林這座“大寶庫”,怎么把這片心中最有價(jià)值的花卉種植地發(fā)揮出最大效益?

“關(guān)鍵還是理念的變革。”謝光明很敏銳,采訪(fǎng)中經(jīng)常說(shuō)這幾個(gè)字,他對危機有一種緊迫感,在乎市場(chǎng)變化,也很在意發(fā)展的質(zhì)量。

在與外界接觸過(guò)程中,他發(fā)現熱帶蘭花市場(chǎng)資源好,同時(shí)五指山地區又是天然熱帶蘭花的種質(zhì)資源庫,這讓他心里開(kāi)始有了一本“生態(tài)經(jīng)濟賬本”。

“五指山的熱帶雨林氣候,不僅非常利于熱帶蘭花的成長(cháng)和開(kāi)花,而且五指山的氣候相對比廣東省在蝴蝶蘭的生產(chǎn)周期,還要節省2-3個(gè)月。”講到興起時(shí),謝光明非常興奮。

謝光明介紹,別看2至3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差,這會(huì )給公司創(chuàng )造非常大的市場(chǎng)先機。

利用這個(gè)優(yōu)勢,蘭花基地開(kāi)始通過(guò)周邊熱帶雨林野生蘭花種質(zhì)資源的收集和利用,研發(fā)新的具備商品性的熱帶蘭花品種,發(fā)展熱帶蘭花種質(zhì)資源批發(fā)。

經(jīng)過(guò)10余年的不斷探索,2023年,萬(wàn)泉園藝年生產(chǎn)蝴蝶蘭開(kāi)花株7萬(wàn)株,盆栽石斛蘭開(kāi)花株40萬(wàn)株,盆栽文心蘭15萬(wàn)株,從單一品種發(fā)展到8個(gè)屬136個(gè)種,搶占到了一些內地市場(chǎng)和大部分海南市場(chǎng)。

這幾年,萬(wàn)泉園藝在育種、種植上獲得專(zhuān)利11個(gè),發(fā)表熱帶蘭花科研文章12篇,其培育的品種“美猴王”和“葉藝文心蘭”還獲得2019年北京世界園藝特金獎和金獎。

走進(jìn)萬(wàn)泉園藝在五指山市通什鎮什會(huì )村的種植基地,基地干凈整潔,種植設施只見(jiàn)“科技感滿(mǎn)滿(mǎn)”和生態(tài)性十足。

“熱帶蘭花的生產(chǎn)都是集約型和設施栽培,我們都是在苗床架上進(jìn)行無(wú)土栽培。”謝光明一邊走一邊介紹,這里蘭花種植不會(huì )用到地下土地,不會(huì )破壞土層,還有休耕保護土地的作用。

蘭花種苗繁育對溫度較為敏感,在一株株種苗架的上方,掛著(zhù)小型自動(dòng)溫控儀,每隔幾分鐘它就會(huì )自動(dòng)檢測大棚溫度,并控制著(zhù)大棚風(fēng)機等設備,實(shí)現棚內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。

此外,結合氣候優(yōu)勢,萬(wàn)泉園藝的蘭花種植大棚在夜間幾乎不會(huì )使用空調,大棚降溫使用的水體還是周邊十分豐富且涼感足的山泉水,極大地降低生產(chǎn)成本。

“光是這個(gè)空調電費成本,攤下來(lái)預估到每株蘭花種苗上,要比其他基地低2至3毛錢(qián)的費用。”謝光明說(shuō)。

萬(wàn)泉園藝還通過(guò)科技的手段,雜交和克隆蘭花新品種,并將野生品種進(jìn)行馴化,批量生產(chǎn),同時(shí)又將人工批量生產(chǎn)的優(yōu)質(zhì)的野生品種進(jìn)行野外馴化,回歸自然,實(shí)現了開(kāi)發(fā)性保護與保護性開(kāi)發(fā)。

揚長(cháng)避短,培優(yōu)增效,萬(wàn)泉園藝打了一個(gè)漂亮的翻身仗。人與自然良性的雙向互動(dòng)更在這座小花圃里生動(dòng)體現著(zhù)。

國家公園的新實(shí)踐,也定義著(zhù)值得期許的未來(lái)?,F在,謝光明和李秀梅兩人沒(méi)事就在抖音等平臺上直播,介紹生態(tài)好環(huán)境,科普蘭花知識,“以后,好環(huán)境一定是網(wǎng)紅熱地。”

嘗到了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甜頭的謝光明堅定地認為,只要綠水青山在,金山銀山就還在。

標簽: